2008年12月12日星期五

12-12(fri) 毒瘤明

呢期最多人談論o既娛樂新聞, 當然唔係“嘉亨婚宴”或者“甘比產女暨大劉舉家每天到福臨門食飯” (btw, 好認同d抵死comment話佢o地彷彿唔去福臨門會無飯開…又或者佢o地想賀o下福記入選米芝蓮?!) 呢d睇一日都已經覺得悶爆o既新聞, 但佢居然可以報導足廿日…而係“玉女掌門人”同“才子”o個單新聞 (雖然呢幾單新聞o既主角都係“藤lung瓜, 瓜lung藤”…

並唔係對於發生呢d事情感到驚訝, 因為倪生係咩人咁多年大家睇開娛樂新聞都知, 今次唔會係第一次更加唔會係最後一次, 只係今次俾人影到斷正真係落晒女方o既面, 加上因為群眾壓力…如果唔係我相信女方其實習以為常, 唔會搞到如此地步…

我亦都唔打算討論佢做得o岩或唔o岩…因為根本唔需要討論, 亦都唔係太有興趣討論…我想講係我有少少估唔到佢o地真係會分手 (因為我相信真係已經發生o左好多次, 同埋個女o既真係好鍾意個男o既…咁不能自拔呢d o野又真係無得講o架嘛, 佢鍾意咪得囉…佢唔介意, 點解係都要逼到佢分手?), 仲要係高調發聲明宣怖分手…

事緣尋晚7點幾行緊街, 見到有一檔賣衫的sales好似打到o黎咁好緊張地衝過隔離話俾另一間舖的sales聽…“嘩! 真係分o左手喎!”…咁我意識到佢係講緊周慧敏同倪震啦…初時我以為係周慧敏死心, 宣怖同倪震分手 (所以感到奇怪…原因上段已講o左), 但返去睇番原來係個男o既話要分手…仲要用埋d咩“為 了 公 眾 安 心 及 顯 示 其 後 悔 和 承 擔 , 決 定 引 咎 分 手”… “「 問 責 」 分 手”等字眼…真係第一次聽, 係得o架你…果然用字有d技巧!

學佢老豆倪匡話齋: 「 寫 得 咁 好 玩 o既? 引 咎 辭 職 呀 ? 咁 好 笑 o既! 」

跟住仲有咩 “雨 過 天 青 不 難 , 但 可 以 保 證 暴 風 雨 不 再 來 嗎 ? 我 問 了 自 己 這 個 問 題 很 久 , 意 識 到 我 這 次 的 錯 誤 並 非 如 一 些 損 友 說 是 技 術 上 不 小 心 , 而 是 結 構 上 出 現 了 明 顯 的 中 年 危 機 。 我 會 正 視 問 題 , 完 善 自 我 , 不 排 除 尋 求 專 業 輔 助”…“以 後 種 種 , 請 大 家 尊 重 我 和 慧 敏 只 是 朋 友 的 關 係 , 不 要 再 訂 出 情 侶 的 標 準”…

…原來係男o既怕千夫所指, 同埋好明顯係想重拾自由…咁我又明白晒喇! (又或者係雙方夾埋扮分手, 呢個都好合理...因為我都好認同白姐姐話呢兩篇聲明係出自同一個人手筆! 咁出個聲明仲可以一石二鳥添, 第一係叫大家收聲, 第二就係即使再俾人影到, 都可以話我O地已經分o左手, 攬女有咩問題...)

不過其實我想講o既唔係佢今次攬女激嘴事件, 而係因為今次事件而勾番起好多人O既集體回憶, 再次被廣泛談論O既“毒瘤明事件”! 當年我真係覺得佢o既行為極小家同無品, 可惜當時未有互聯網無得羣起聲討!剛

相信倪生用佢本極受年青人歡迎o既“no!”雜誌去抺黑剛冒起o既劉錫明o既事件…我o地o個代o既年青人無人會唔記得…雖然我唔係特別喜歡劉錫明, 但係覺得佢形象同人品都幾好呀, 佢就係因為俾阿車淑梅姑姑 (車嬸嬸又係專o係度搞事, 除o左呢個case, 仲有無啦啦叫董伯伯個老婆同劉華上契, 又搞多單尷尬事情!) 無端端問佢對鍾唔鍾意周慧敏, 佢話好欣賞女方…就係咁, 就俾人用文字係咁攻擊, 趕盡殺絕, 最終本來大好前途o既剛冒起男歌手...就係咁o係香港娛樂圈絕跡!

人o地殺你全家咩? 就算真係撬你牆腳都唔洗咁, 用呢d咁小家o既方式去趕盡殺絕, 仲要原來人o地只係表示欣賞你女朋友…呢條友真係心胸峽窄都無可再窄…所以我由始至終都好鄙視佢!

如果唔係我o地個年代o既朋友…可以去呢個site睇o下“毒瘤明事件"o既來龍去脈…詳盡到你唔信! 仲好啜咳添...大快人心呀!

依家十幾年後睇番呢件事…真係要引用劉鍚明隻hit歌…“是緣是債是場夢”喇…哎! 仲有, 今日蘋果個heading“孽 吻 焚 情 之 如 果 你 知 我 苦 衷”又係抵死…!


(依家再聽番...真係幾好聽...仲勾起好多初中時的回憶...)



【 孽 吻 焚 情 之 如 果 你 知 我 苦 衷 】 44 歲 的 倪 震 偷 食 斷 正 , 搭 上 21 歲 城 大 女 學 生 張 茆 , 女 友 周 慧 敏 前 日 還 忍 辱 原 諒 倪 震 不 忠 , 沒 想 到 事 隔 一 天 , 事 件 竟 峯 迴 路 轉 , 周 慧 敏 和 倪 震 昨 日 突 然 分 別 發 聲 明 宣 佈 分 手 , 19 年 情 正 式 玩 完 。 不 過 二 人 在 聲 明 中 的 態 度 迥 異 , 男 方 自 言 引 咎 一 刀 切 分 手 , 並 已 搬 離 愛 巢 , 反 觀 女 方 情 未 冷 心 未 死 , 還 力 撐 倪 震 錯 得 起 , 字 裏 行 間 盡 是 深 愛 不 捨 之 情 。

倪 震 上 周 六 夜 會 來 自 海 口 的 城 大 女 學 生 張 茆 ( Miffty ) , 二 人 在 蘭 桂 坊 蒲 吧 時 上 演 激 烈 茄 輪 戰 , 深 愛 倪 震 的 周 慧 敏 事 後 雖 然 原 諒 男 友 , 但 昨 日 事 件 突 起 變 化 , 傍 晚 周 慧 敏 和 倪 震 分 別 以 個 人 名 義 發 表 聲 明 , 正 式 宣 佈 19 年 情 畫 上 句 號 。

倪 震 在 其 聲 明 中 認 衰 認 錯 , 自 言 滿 城 矛 頭 都 指 他 作 為 一 個 男 朋 友 非 常 失 敗 , 他 多 謝 周 慧 敏 肯 再 度 包 容 他 的 過 失 , 但 其 後 他 又 說 「 雨 過 天 青 不 難 , 但 可 以 保 證 暴 風 雨 不 再 來 嗎 ? 我 問 了 自 己 這 個 問 題 很 久 , 意 識 到 我 這 次 的 錯 誤 並 非 如 一 些 損 友 說 是 技 術 上 不 小 心 , 而 是 結 構 上 出 現 了 明 顯 的 中 年 危 機 」 , 又 謂 自 覺 不 配 做 周 慧 敏 的 男 朋 友 , 為 了 公 眾 安 心 及 顯 示 其 後 悔 和 承 擔 , 決 定 引 咎 分 手 , 與 周 慧 敏 做 回 知 心 朋 友 , 但 他 相 信 很 多 人 都 會 歡 迎 他 做 出 這 個 痛 苦 決 定 。

處 處 維 護
周 慧 敏 稱 此 生 無 憾


倪 震 續 稱 基 於 「 問 責 」 分 手 , 已 是 極 刑 , 他 說 : 「 以 後 種 種 , 請 大 家 尊 重 我 和 慧 敏 只 是 朋 友 的 關 係 , 不 要 再 訂 出 情 侶 的 標 準 。 」 倪 震 謂 已 搬 離 跑 馬 地 愛 巢 , 他 人 頭 落 地 了 , 希 望 事 情 可 以 告 一 段 落 。

男 方 態 度 斬 釘 截 鐵 , 由 事 發 至 昨 日 短 短 6 天 內 , 倪 震 認 錯 、 獲 原 諒 、 搬 竇 、 發 聲 明 , 每 日 都 有 戲 劇 性 變 化 , 充 滿 悔 疚 與 追 求 自 由 的 矛 盾 , 他 在 聲 明 內 一 句 「 大 家 不 要 再 訂 出 情 侶 的 標 準 」 , 也 變 相 說 明 了 他 自 覺 回 復 自 由 身 後 可 任 意 而 為 。

至 於 首 度 開 腔 回 應 男 友 偷 食 事 件 的 周 慧 敏 , 其 聲 明 與 倪 震 迥 然 不 同 , 處 處 維 護 倪 震 , 滿 載 深 愛 之 情 。 她 表 示 一 個 人 的 挫 敗 , 由 兩 個 人 承 擔 , 也 請 大 家 不 要 小 看 倪 震 在 背 後 為 她 付 出 過 的 努 力 , 她 甚 至 說 : 「 我 敢 大 膽 向 各 位 說 一 句 : 『 我 的 伴 侶 絕 對 犯 得 起 這 個 錯 誤 』 … … 看 到 伴 侶 事 後 為 我 做 出 的 承 擔 , 我 馬 上 就 原 諒 了 他 。 」

周 慧 敏 親 證 已 原 諒 倪 震 , 她 又 形 容 當 年 決 定 和 不 按 常 規 行 事 的 倪 震 談 戀 愛 時 , 早 已 知 道 這 是 一 場 革 命 。 回 復 朋 友 關 係 後 , 大 家 為 未 來 再 次 裝 備 出 發 , 她 相 信 身 份 的 改 變 , 疏 離 不 了 彼 此 的 微 妙 關 愛 。 周 慧 敏 最 後 並 說 : 「 我 沒 枉 費 與 倪 震 轟 轟 烈 烈 地 愛 過 , 永 遠 刻 骨 銘 心 , 此 生 無 憾 。 」 41 歲 的 周 慧 敏 對 男 友 癡 心 一 片 , 即 使 男 友 偷 腥 , 她 也 忍 讓 到 底 , 擺 明 不 死 心 。

其 實 有 關 發 聲 明 一 事 , 早 於 前 日 已 開 始 醞 釀 , 倪 震 和 周 慧 敏 和 好 後 本 欲 聯 合 發 聲 明 公 佈 情 未 變 , 可 是 有 人 認 為 時 機 不 合 , 但 延 至 昨 日 風 波 越 鬧 越 大 , 終 演 變 至 分 手 收 場 。

避 走 內 地
倪 震 抽 身 搬 離 愛 巢


周 慧 敏 的 經 理 人 陳 先 生 昨 日 接 受 記 者 訪 問 時 , 指 周 、 倪 發 聲 明 是 私 人 事 , 他 不 作 評 論 , 但 他 曾 與 周 慧 敏 通 電 , 他 說 : 「 我 知 道 Vivian ( 周 慧 敏 ) 係 用 好 平 靜 o既 心 情 去 處 理 呢 件 事 , 而 佢 未 來 o既 工 作 安 排 , 暫 時 冇 乜 o野 改 變 。 」 他 表 示 不 知 道 周 慧 敏 和 倪 震 會 否 依 原 定 計 劃 , 於 稍 後 赴 泰 國 探 望 養 女 。

據 知 倪 震 在 激 吻 照 曝 光 之 初 已 冧 掂 周 慧 敏 , 以 齋 咀 女 冇 下 文 博 得 她 諒 解 , 但 昨 日 傳 出 他 在 網 上 媾 裴 蓓 , 張 茆 網 誌 又 踢 爆 與 倪 震 在 濕 吻 前 早 已 相 識 , 令 周 慧 敏 再 受 情 傷 , 不 過 她 深 愛 倪 震 , 還 是 選 擇 原 諒 再 原 諒 , 倒 是 倪 震 事 發 後 即 搬 離 愛 巢 並 避 走 內 地 , 有 傳 張 茆 現 時 也 身 在 內 地 , 可 謂 十 分 巧 合 。 撰 文 : 李 全

《 我 的 伴 侶 犯 得 起 這 錯 誤 》
周 慧 敏 聲 明 內 容


我 與 倪 震 識 於 微 時 , 一 起 共 渡 過 不 能 盡 算 的 高 低 起 落 , 早 已 磨 合 了 一 套 我 們 之 間 的 相 處 藝 術 。 一 個 人 的 問 題 , 兩 個 人 去 修 正 ; 一 個 人 的 挫 敗 , 兩 個 人 去 承 擔 。 我 倆 是 一 個 團 隊 的 , 沒 分 高 低 , 輸 贏 也 是 一 體 。 某 程 度 上 , 周 慧 敏 早 已 是 一 位 不 同 面 貌 的 倪 震 。 任 誰 一 方 受 到 傷 害 , 另 一 方 都 願 抵 禦 百 倍 的 痛 。 一 起 走 過 將 近 二 十 個 年 頭 , 絕 對 不 是 在 一 般 人 的 準 則 下 相 愛 , 但 外 人 卻 總 愛 把 自 己 的 一 套 價 值 觀 去 評 價 、 批 判 屬 於 我 倆 之 間 的 愛 情 。

今 天 我 能 夠 成 為 自 愛 , 懂 得 愛 人 , 擁 有 著 無 比 勇 氣 與 承 擔 的 女 人 , 請 不 要 小 看 這 個 精 神 伴 侶 在 我 背 後 為 我 付 出 過 的 一 切 努 力 , 包 容 , 寵 愛 , 照 顧 與 扶 持 。 都 生 活 了 這 麼 久 , 沒 有 倪 震 , 成 就 不 了 今 天 的 周 慧 敏 。 所 以 我 敢 大 膽 向 各 位 說 一 句 : 「 我 的 伴 侶 絕 對 犯 得 起 這 個 錯 誤 」 , 而 這 句 說 話 , 亦 只 我 一 人 有 資 格 去 定 論 。 看 到 伴 侶 事 後 為 我 做 出 的 承 擔 , 我 馬 上 就 原 諒 了 他 , 又 怎 會 有 某 些 媒 體 創 作 出 來 的 痛 哭 , 拍 檯 , 大 罵 , 這 般 無 稽 的 謊 言 呢 ? 不 到 一 天 , 我 看 到 了 很 多 無 比 荒 誕 , 狠 毒 , 涼 薄 的 炒 作 與 咀 ( 詛 ) 咒 , 妖 魔 鬼 怪 都 湧 進 來 , 愈 炒 作 愈 黑 暗 , 致 ( 置 ) 人 於 死 地 。

公 眾 人 物 談 戀 愛 要 承 受 異 於 常 人 理 解 的 壓 力 , 從 當 年 決 定 和 不 按 常 規 行 事 的 倪 震 談 戀 愛 , 就 知 道 是 一 場 革 命 了 , 亦 沒 有 失 望 過 。 香 港 這 片 是 非 地 , 無 風 三 尺 浪 , 暗 箭 來 自 四 方 八 面 , 行 差 踏 錯 一 步 就 如 掉 進 鬥 獸 場 。 當 中 我 們 需 要 的 信 心 , 包 容 , 付 出 是 一 般 情 侶 無 法 體 會 的 。 顯 微 鏡 下 看 世 界 , 任 誰 都 難 合 格 。 我 告 訴 大 家 , 我 們 不 害 怕 , 也 不 逃 避 , 只 是 有 點 累 了 。 在 回 復 到 朋 友 關 係 以 後 , 我 們 要 好 好 享 受 不 用 被 批 判 的 日 子 , 大 家 為 未 來 再 次 裝 備 出 發 。 我 相 信 身 份 的 改 變 , 疏 離 不 了 我 們 之 間 微 妙 的 關 愛 。

最 後 , 我 要 向 每 位 真 正 支 持 愛 護 我 的 朋 友 說 : 「 我 沒 枉 費 與 倪 震 轟 轟 烈 列 ( 烈 ) 地 愛 過 , 永 遠 刻 骨 銘 心 , 此 生 無 憾 。 而 我 自 己 亦 都 會 好 好 地 勇 敢 活 下 去 , 一 如 過 往 。 」 多 謝 各 位 。

周 慧 敏   二 零 零 八 年 十 二 月 十 一 日


《 我 結 構 上 出 現 中 年 危 機 》
倪 震 聲 明 內 容


最 近 滿 城 風 雨 , 矛 頭 都 是 我 作 為 一 個 男 朋 友 怎 樣 失 敗 。 我 多 謝 大 家 的 意 見 和 抨 擊 , 事 發 後 也 承 諾 過 深 切 反 省 和 負 責 。 想 了 一 星 期 , 我 再 為 我 的 錯 誤 向 慧 敏 道 歉 , 也 多 謝 她 再 一 次 肯 包 容 我 的 過 失 。 但 感 情 由 兩 個 人 的 事 , 變 成 了 所 有 人 的 事 , 性 質 已 起 了 改 變 。 雨 過 天 青 不 難 , 但 可 以 保 證 暴 風 雨 不 再 來 嗎 ? 我 問 了 自 己 這 個 問 題 很 久 , 意 識 到 我 這 次 的 錯 誤 並 非 如 一 些 損 友 說 是 技 術 上 不 小 心 , 而 是 結 構 上 出 現 了 明 顯 的 中 年 危 機 。 我 會 正 視 問 題 , 完 善 自 我 , 不 排 除 尋 求 專 業 輔 助 。 在 有 信 心 改 善 之 前 , 我 明 白 到 我 在 大 家 的 心 目 中 , 不 再 是 個 稱 職 的 男 朋 友 , 更 不 配 做 慧 敏 的 男 朋 友 。 為 了 令 公 眾 安 心 , 為 了 顯 示 我 的 後 悔 和 承 擔 , 我 決 定 引 疚 ( 咎 ) 分 手 , 和 慧 敏 結 束 情 侶 關 係 , 做 回 知 心 的 朋 友 。 這 無 疑 是 極 大 的 損 失 , 但 我 相 信 傳 媒 界 , 和 慧 敏 的 fans , 都 會 歡 迎 我 這 個 痛 苦 的 決 定 。 我 不 是 個 稱 職 的 男 朋 友 , 但 做 個 稱 職 的 好 朋 友 , 我 很 有 信 心 。 我 和 慧 敏 相 識 近 二 十 年 , 一 向 互 相 支 持 和 了 解 。 今 日 因 我 的 不 撿 ( 檢 ) 點 分 手 , 也 不 會 影 響 我 們 繼 續 來 往 , 處 理 合 作 的 日 常 事 務 , 和 照 顧 愛 貓 。 我 做 錯 事 , 認 了 錯 , 向 慧 敏 交 待 了 , 也 得 到 慧 敏 的 原 諒 。 基 於 問 責 分 手 , 已 是 極 刑 。 以 前 種 種 , 我 和 慧 敏 不 會 再 作 回 應 。 以 後 種 種 , 請 大 家 尊 重 我 和 慧 敏 只 是 朋 友 的 關 係 , 不 要 再 訂 出 情 侶 的 標 準 。 假 如 我 們 的 關 係 再 有 變 化 , 我 們 一 定 第 一 時 間 通 知 傳 媒 , 令 大 家 可 以 再 行 監 督 。

我 已 搬 離 跑 馬 地 寓 所 , 再 一 次 多 謝 慧 敏 多 年 來 的 包 容 , 和 傳 媒 多 年 來 的 鞭 撻 。 人 頭 落 地 了 , 退 一 步 海 闊 天 空 , 希 望 事 情 可 以 告 一 段 落 。

倪 震   二 零 零 八 年 十 二 月 十 一 日

13 Comments:

Blogger 梁巔巔 said...

i. "NO" 嗰本嘢! 仲要係呃朋友反晒面咁去賣畀人自已袋晒 oD錢!

ii. 如果佢都叫才子, 咁佢老豆直頭係莎士比亞級數啦!

佢咪又係借佢老豆個名呃飯食! 條友只係識寫字識寫吓嘢. 最頂佢唔蒲係邊有人自己封自已做才子咖!? (曾喺某專攔嘅筆名叫自己做辣筆才子).

iii. 謝玉女..... 唉, 都唔係好人咖喇! 當年偽震咁郁劉錫明, 又唔見佢勸條友唔好咁對人!

iv. 成篇聲明, 兩篇! 出自同一假才子手筆, 尤其是 "已謝玉女周" 嗰篇, 字裡行間透出不忿怨氣, 唉, 唔知佢寫乜, 肉酸核突~

7:05 下午  
Blogger 梁巔巔 said...

仲有, 條友嗰兩篇嘢要被插嘅話, 大把地方插~

7:11 下午  
Blogger 梁巔巔 said...

攪到我好似八婆咁 tim! ;P

佢當年仲話 o埋人哋媽咪叫毒瘤媽媽! 正所謂禍不及妻兒家屬, 佢真係 X 人~

7:15 下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同意, 其實細心睇, 你會發現兩篇o野應該出自同一個人o既手筆.

我唔覺係個賤佬想爭取自由, 反而覺得分手係煙幕, 二人只是想轉地下情.

如果周小姐選擇要一錯再錯, 大家都唔好阻佢喇, 佢既然堅持要死大家又何必唔俾佢去死呢?

突然好欣賞李嘉欣, 佢真係醒目女, 甩個賤佬甩得咁快, 果然有美貌有智慧, "港姐中o既港姐"真係當之無愧!

10:00 下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Reply on http://hejnom.blogspot.com/2006/11/11-15wed-2006.html

I also went TVB before since I worked there but it is only TVB(USA) @ Los Angeles- Main Branch of TVB(USA) It is much smaller than TVB @ Hong Kong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2309777&l=e1d57&id=3629694

12:41 下午  
Anonymous christy said...

睇倪生聲明真係勁多個問號
才子到不得了啦都唔知佢講乜
「結構上出現了明顯的中年危機 」???
「不排除尋求專業輔助」<--呢個令我以為佢有咩大病要醫哈哈
「引咎分手」「問責分手」呢個d term我都係第一次聽-_-

細個係周小姐小小fans既我真心希望佢找到佢既幸福。其實..倪生係咪真係咁吸引?

12:18 上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re:「引咎分手」「問責分手」呢個d term我都係第一次聽-_-

所以話倪生真係好有創意, 創意指數遠遠高於軟硬同蔡一智!

re: 倪生係咪真係咁吸引?

以前已經聽人講過 --- 可能周小姐真係俾人落左降頭...

2:18 上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其實, 條友可以用另一個approach, 佢只需講quote董伯伯句名言"離開好容易, 留低係需要更多勇氣", 咪唔洗搞到要(扮)問責分手lor!

2:27 上午  
Anonymous p said...

真係唔明點解年年都話果隻車老妖係全港最受歡迎DJ,論口齒,講真連崔建邦都高佢好幾班,論內涵,你睇佢做埋咁多陰質無聊野,都知佢完全冇,每次有佢存在,我都只係聽到一把八婆聲不停呱呱叫,好煩厭!

我好想知,隻車老妖累到人地劉錫明咁慘(雖然只係間接,但都有責任呀),咁多年來有冇懊悔過內疚過?

9:33 下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不排除尋求專業輔助」真係笑爆咀!!

12:21 上午  
Blogger 芒姐 said...

RE: 車小姐

我都好討厭呢位女士, 成日搞屎棍, 把聲又幾八婆o下, 永遠都係毫無建樹但就搞出好多大頭佛出o黎...其實我一路都唔明點解張文新會喜歡佢?!

5:28 下午  
Blogger 芒姐 said...

re: TVB(USA) @ Los Angeles

oh, you got a chance to work in TVB, LA...then you must have watched a lot of tv dramas there...haha!

5:29 下午  
Blogger 芒姐 said...

RE: 賤男

我都同意兩篇聲明係出現同一人手筆, 用意叫大家收聲...

5:30 下午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